绿谷出久的小可爱

世界第一出久厨

伊格尼斯的眼镜:

哭到停不住。


*IN




  诺克特站在镜子前怔怔地看着自己湿淋淋的瘦到脱形的身体,深陷的眼眶,憔悴不堪的面容。这个长着胡茬的大叔是谁?回过神来的他笑了,一直守在门外的伊格尼斯听到声音打开了门,手里拿着衣服和毛巾。


  “谢谢。”诺克特主动伸手去拿伊格尼斯手里的毛巾,他看到伊格尼斯回应的动作慢了半拍,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回头又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这幅鬼样子。他苦笑,难过里又有些庆幸。


  胡乱地擦干自己,穿上已经不再合身的衣服。诺克特从简易的淋浴间出来,伊格尼斯已经冲好咖啡等着他。


  这个人啊……


  诺克特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从前的画面,好像他从不曾离开自己身边。他喝了一口,才发现这是一杯热巧克力,冲了超出平常量的牛奶,不会太刺激又能温暖他脱离尘世太久的胃。


  握着杯子觉得整个身体都温暖起来。


  “格拉迪奥和普朗托他们呢?”他问。


  “普朗托去跟希德妮借车了,那边现在不太安定,越靠近王都使骸的进化程度越高,一般的车过不去。稳妥起见,格拉迪奥在准备露营的东西。”


  “噢。”


  热巧克力喝了大半,诺克特的精神好了许多。他看着身旁的竹马,他的眉眼间多了岁月历练的沉稳,那些伤痕变成了他魅力的一部分。


  在水晶里每分每秒都被拉长,没有日夜,长到看不到尽头,令人绝望。他不止一次地想到为他失去光明的伊格尼斯,他获得的力量可以给世界重新带来光明,却治不好伊格尼斯的眼睛。


  “眼睛……还是看不见吗?”


  “嗯。”伊格尼斯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诺克特的呼吸有些颤抖,他竭力用最平静的声音问:“我能看看吗?”


  伊格尼斯犹豫了一下,然后摘掉了墨镜——斑驳狰狞的伤痕覆盖了整个左眼,这只眼睛已经无法自己睁开,右眼虹膜一片浑浊,那些明丽的绿色不见踪影。


  他突然难过得无法呼吸。


  他发觉时间好像没有从自己身上带走一丝痛苦,而是处心积虑地将它们偷偷藏起来,等到如今放大百倍,全数奉还。


  伊格尼斯伸出手,准确地抓住了诺克特的手腕。他手心的温度贴着皮肤传递过来,诺克特有些恍惚,在水晶中度过的十年让他对许多东西失去了概念,但伊格尼斯果然还是伊格尼斯。


  “诺克特,”伊格尼斯“看着”诺克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嘴唇蠕动着像是在纠结要说什么,好一会儿他才开口,“……你瘦了。”


  诺克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虽然伊格尼斯看不见,但他知道他知道。他的嗓音变得比从前沙哑了许多,但他还是用年少时的语气笑着对伊格尼斯说:“因为没有伊格尼斯给我做饭啊。”


  “对不起。”伊格尼斯松开了手,别过头错开诺克特的视线,他感到内疚,他终究还是没能遵守诺言保护好这个人。


  喂,该道歉的是我啊。诺克特难得想要反过来说教,话到嘴边却被伊格尼斯打断。


  “诺克特。”


  “嗯?”


  “你还是我记得的那个样子吗?”


  心好像咔嚓一声裂开一道细缝,有温暖的微风吹了进去。


  “我现在有胡子了哦,哈哈。”诺克特拉起伊格尼斯的双手,停留在自己的脸侧,“要摸摸看吗?”


  一种微妙的情绪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伊格尼斯抿着嘴唇,缓缓地伸直手指,在手快要贴到诺克特的脸的时候,诺克特突然又紧紧抓住了它们。


  “果然还是不要了,”诺克特把伊格尼斯的手缓缓放下,“我还是希望你记住我原来的样子。”


  我这人太差劲了。诺克特好想抽自己一巴掌。


  “没关系,你所有的样子,所有的表情,我都记得。”伊格尼斯如释重负般地呼了口气,“最重要的是,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诺克特。”


  “现在是诺克提斯国王了。”


  “是,我亲爱的陛下。”


  “嗯,我现在比你高了。”


  “撒谎是不对的。”


  “伊格尼斯!”


  “我在。”


  诺克特望向一片漆黑的夜空,黎明很快就会到来,但他知道,在太阳重新升起前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伊格尼斯,你可以感觉到光吗?”


  “嗯,一点点。”


  “如果天亮了,你能感觉到吗?”


  “应该可以吧。”


  诺克特眨了眨眼,握住伊格尼斯的手。


  “太好了。”


  伊格尼斯紧紧地回握住那只纤瘦的手。


  


  让黑夜在我身边多停留一会儿吧。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