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谷出久的小可爱

世界第一出久厨

[MHA/轰出] 孩子气

合子_Toki音prpr:

(时间线是漫画120话之后)


 *轰出未交往


 



 


爆豪胜己坐在宿舍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看书,绿谷出久在他对面安静地整理笔记,自从打了那一架解开心结之后,他们两个偶尔也能像这样和平共处。


 


直到墙角出现了一个眼熟的东西。


 


轰焦冻:|ω・`)


 


爆豪胜己被自己脑补的这一幕震憾得半晌说不出话。


 


绿谷很快也抬头发现了对方,高兴地伸手打了招呼。轰很听话(?)地点点头,非常乖巧(?)坐到了绿谷旁边,然后抱住绿谷,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


绿谷便停下笔转头看他:“怎么了,轰君?”


“房间,有蟑螂。”轰小声咕哝着,把头埋在了绿谷肩膀上。


“啊,那真是够呛。”绿谷轻轻拍了拍他,然后站起了身(轰依然在他身上)安慰道,“没事了,轰君,我们现在就去干掉他……还是怕的话,今天要跟我一起睡吗?”


 


轰又乖巧(?)地点了点头,两个人收拾好东西打了招呼就上楼了。


 


爆豪胜己看着他们的背影,久久不能消化这一幕以至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事实上他跟绿谷能够开始正常说话之后,轰经常是他们的共同话题。


 


“轰君,虽然个子很高平时又很酷的样子,但其实特别孩子气,超可爱的。”


 


第一次听到绿谷这样评价轰的时候,爆豪几乎毁了手里所有的盘子。


一直自诩为爆豪·铁血真汉子·纯男人·硬汉·胜己的爆豪,尽管嘴上不承认,心底里却是一直把轰当作同等看待的好敌手。


所以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在发小嘴里听到“可爱”这么个评价。


 


“是真的啦。”绿谷看着他仿佛被九重天雷劈过的表情哑然失笑,道:“会怕蟑螂,不敢看鬼片,会怕吃辣,有的时候还会因为怕寂寞不肯一个人睡,意外的很孩子气呢。刚睡醒的时候,眼神也懵懵懂懂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该怎么说……有点像弟弟的感觉,特别可爱啊。”


 


爆豪胜己在心里是拒绝的。


尽管轰焦冻差不多是班级男生里生日最小的一个,但他实在没办法把绿谷口中的那个神奇物种和现实中的轰焦冻联系起来。所以每次绿谷这样说,他都用看智障的眼神瞪回去,再狠狠地骂一顿。


 


 



 


 


但现在他开始怀疑人生了。


 


 



 


 


爆豪睁着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睛,在男生们的悲鸣声中看着侧边的两个人。


轰从背后抱住绿谷,依然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像是怕得不敢抬头。


 


A班定期会开电影会,但近期似乎格外钟爱恐怖片。


 


影片暂时恢复了日常,胆小的同学们松了口气,又开始没心没肺地打赌拼胆量。


 


像个大型背包附在绿谷身上的轰,正接受对方充满善意的安抚。


轰一手揽住绿谷的腰,另一只手拉着绿谷的放在他的大腿上,似乎因为怕而贴在对方耳边的吐息痒得绿谷咯咯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那个阴阳脸这么没用,也太废物了。”


 


旁边的切岛有些惊讶,问道:“轰他怎么啦?”


爆豪没好气地拄着脸,语气里的尖酸刻薄多了十成十:“一个老爷们,怕蟑螂怕鬼片的,还活着干什么?”


“……?他不怕啊?”


 


爆豪闻言一愣。


 


“哎呀,”切岛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我之前房间进了蟑螂,被追的嗷嗷叫满屋子乱窜,还是轰那家伙帮我打死扔出去的呢。”


“……啊?”


“恐怖片也是那家伙的提议啊,诶,你不知道吗?”


 



 


爆豪胜己被信息量冲击得有些回不过神,恰巧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光线一下子照亮房间,周围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惨叫声甚至压过了敬业出演的女鬼。


 


而在这样的情景中,只有对影片心不在焉的他看见了——


 


那个表情。


 


抱着绿谷的轰,唇还贴在怀里人后颈上,感受到他的视线就转过来,没有来得及收回的,那个眼神。


 


——欲望,隐忍,疯狂,克制,痴迷,执念……


 


在炎热的八月夏夜,天不怕地不怕的爆豪胜己,硬是感觉后背上唰得渗出了一层冷汗。


 


 



 


那才不是什么孩子的眼神。


 


 


END


 


“你们玩策略战的,心都脏。”


 


                         ————来自受到心灵冲击1w点的咔酱





666fo 感谢~(◦´ ω `◦)

评论

热度(1576)